星辰冷暖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

段子,白羽瞳性转

  某次讲座,有学生问展耀有没有遇到过解决不了的心理问题,展耀淡淡地说:“有啊,我发小,洁癖,二十多年了,我都没能治好。”观众们哄堂大笑。

  

  展耀也很无奈,他是顶尖的心理学家,换个人有洁癖他想治好是分分钟的事,然而对象是白羽瞳,问题就变得无比棘手,谈,他恨不得见缝插针跟白羽瞳谈,谈话积累时长都能治好几百位普通患者;他甚至胆大包天地想过要不要催眠白羽瞳,然而此君神经强悍如钢铁,对他的言行举止了解入微,他 还没进入状态,白羽瞳就面无表情地对他放出死亡射线:“你是不是打算给我催眠?”他只好僵硬地微笑着罢手。

  

  白羽瞳的洁癖自童年就初有端倪,不过白家父母也没放在心上,以为长大就改了,不想事与愿违,白羽瞳的洁癖反而随着年龄增长愈加严重,已经发展到一天要拖八遍地的地步,实在是令人发指。然而改也改不掉了,何况从主观意愿上讲,白羽瞳甚至不愿意改。

  

  展耀也尝试过脱敏疗法,上大学他有次和白羽瞳搭档外出实习,深夜回学校路上两人才想起那天是展耀生日的事,白羽瞳也没准备礼物,提议说两人去吃个饭,她请客。展耀说好啊,不过吃什么他决定,白羽瞳没意见,然而看到展耀径直走向路边的烧烤摊,脸色“刷”地黑了。展耀走到一半回头问:“来啊。”

  

  白羽瞳头疼地说:“这是……”

  

  展耀无辜地说:“说好吃什么我来定啊。”

  

  白羽瞳望望天,又看看地,拿出舍命陪君子的架势跟了上去。

  

  展耀拽了个塑料凳坐下,捏着那张不知道经过多少食客的手、被多少细菌侵覆过的菜单专心致志地研究,其实一直匀出视线观察对面的白羽瞳,隔了张桌子他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僵硬。他知道白羽瞳的习惯,宾馆四星级以下的不住,餐厅五钻级以下的不进,今天有心逼一逼她。白羽瞳纠结了很久,扯了四五张餐巾纸反复擦拭塑料凳油腻的表面,正听隔壁桌点菜的老板娘频频看过来,显而易见心疼免费的餐巾纸。擦到第八遍,展耀先崩溃了,他害怕老板娘实在忍不住跑来骂他俩,起身指着自己做过的位置:“来来来,你坐这——我都用裤子给你抹干净了,你就坐吧,不脏。”白羽瞳做了一分多钟的心理建设,表情凝重得像是要去炸碉堡,终于犹犹豫豫地坐下了。

  

  展耀松了口气,猛灌一口凉茶,叫老板娘过来。老板娘不太耐烦地问:“要什么?”展耀心知是刚才白羽瞳的行为惹恼了他,怀着愧疚心理点了许多肉类,老板娘脸色才渐渐和缓了些。

  

  白羽瞳插嘴道:“你点这么多吃得完吗?”

  

  展耀翻过菜单准备点些素的烤:“不是还有你吗。”

  

  白羽瞳撇嘴:“我不吃。”

  

  展耀抬头看她:“你也太不给面子了,我的生日啊——敢情让我一个人吃你在旁边看着?那我看起来多像个饭桶。”

  

  白羽瞳皱眉:“我不吃路边摊……”

  

  眼看老板娘脸又沉下去,展耀忙说:“一份烤茄子、两份烤韭菜,两份烤土豆,谢谢。”等老板娘进厨房,白羽瞳开始循循善诱,跟展耀科普烧烤的种种不健康,并且举出各种例子印证等会他吃进嘴里的东西很可能不是他以为的,展耀连连摆手:“这些科普我挺你说过百八十遍了,求求您了,姐姐,我不强求吃了,但求你别败坏我的胃口。”白羽瞳意犹未尽地住口,无聊地仰头看星星,可惜周围都是高楼大厦,也看不见天空里有些什么。

  

  展耀问:“东西不吃,酒可以喝点吧?”白羽瞳点点头,展耀又叫忙里忙外的小妹上两罐啤酒,小妹顺势推荐了一下自家酿的醪糟,展耀想着尝尝也好,便答应了。片刻后小妹端了一个小瓷罐和两个瓷杯过来,开封给两人道酒。“等等,”一听白羽瞳声音,展耀翻了个白眼,他就知道白羽瞳还要作妖,“能帮忙把这杯子洗洗吗?”

  

  小妹笑了笑道:“刚洗过,消过毒的。”

  

  白羽瞳一脸真诚地问:“能再用开水洗二十遍吗?”

  

  小妹一时不知道她到底是认真的还是故意惹事,愣怔怔地看着她,展耀几乎要吐血,连忙说:“别理她,我们不在这吃,等会打包带走,这罐子能带走吗?要不要多收钱?”

  

  等小姑娘离开,白羽瞳不解地问:“怎么又不在这吃了?”

  

  展耀冷笑:“我怕老板把咱俩扫地出门。”

  

  等买的东西打包完,白羽瞳准备拦车回学校,展耀却掏出手机开始查附近哪里有能符合白羽瞳要求的餐厅,白羽瞳瞪大眼睛:“买这么多了,你还怕吃不饱?”展耀没好气地说:“你不是没吃么?”

  

  白羽瞳做过的丧心病狂的事不止这一件,还有一次,白羽瞳顶着一双熊猫眼来上班,大家还以为怎么了,结果只是她在家里发现了一只蟑螂,糟心得一宿没睡着。展耀知道依白羽瞳的洁癖程度这个真的有些超出接受范围,刚准备宽慰几句,没想到白羽瞳说:“我想换地板。”

  

  展耀愕然,花了两个小时从物理、化学、生物、心理学以及哲学的角度劝她不要这么变态,勉强把人稳住了,没想到当晚回去,凌晨三点接到了白羽瞳的电话:“不行啊,我还是克制不住想换地板的冲动怎么办?”展耀差点没维持住知识分子的体面破口大骂,于是又劝,听了半个小时后白羽瞳打断他:“道理我都懂,可是我还是想换地板怎么办?”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