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冷暖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

【马韩x陈佳怡】遇见你的时候所有星星都落到我头上

  马韩当然没有遇到公的哈士奇,倒是无意中救下了一只小白兔。虽然她觉得自己接住陈佳怡的那一刻帅得自带BGM,但对方的自来熟仍然让她不太习惯。马韩人长得漂亮能力又强,不过与生俱来的“生人勿近”的气场逼退了不少人,因此神往者众多,有勇气搭话的却没几个。

  

  晚上下班回家,马韩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休息”,今天为了查案忙了一天,她只想倒退就睡,然而刚进门马妈就凑过来,充满期待地问:“今天遇到了没?”

  

  “啥?”马韩的思绪还沉浸在杂乱无章的案情中,突然被问懵了一下,随即皮笑肉不笑道,“遇到了……遇到个鬼啊,连公的哈士奇都没遇到。我说妈,你每天别净整那些没用的,出门打牌都比钻研这些强。”她揉着酸痛的肩膀,抡了抡手臂:“晚饭我不吃了,先去躺会。”她合上门,马妈兀自在门外絮叨:“诶你这孩子,要不是你到现在还没对象,我吃饱了撑的天天操心?嘿,我这为你求神问卜的,你一点情都不领,小没良心的……”马妈的唠叨不逊于大型生化武器,不过那个摧残的是肉体,这个摧残的是精神,马韩听得脑袋都大了,扔了个枕头砸在门上才重获清净。

  

  人的一生中会遇到成千上万的陌生人,有的只是萍水相逢,昙花一现,有的则在不经意间渐渐浸入了你的生活。马韩起先以为陈佳怡于她而言是第一种,后来慢慢发现可能是第二种。

  

  马韩经手过各种各样的案件,常年与人性的阴暗卑劣打交道。作为狙击手,她击毙的罪犯比组长白羽瞳还多。第一次击毙罪犯后即便有心理辅导专家及时对她进行心理疏导,她还是连着三天睡不着觉。但随着击毙的罪犯越来越多,她渐渐练就了钢铁般的意志,不会再像最开始那样忧虑惶惑。尽管见识多许多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马韩也从未有过动摇,但同时也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人性的阴暗面,陈佳怡却不同,她就像一湾活泼清澈的溪水,盛满阳光一路歌唱。

  

  马韩最开始觉得这么大的人,还保持赤诚的天真是因为还没有经历过磨难,陈佳怡一看就是家境优越的大小姐,行事大方,无所顾忌,后来深入接触也确实印证了她出身好的猜测,只不过出乎马韩意料的是,陈大小姐居然是娱乐圈中人。

  

  全球无论哪个区域的娱乐圈都是鱼龙混杂、是非纷纭之地,香港繁华热闹,娱乐产业发达,自然也不例外,陈佳怡聪慧灵动,却丝毫没有精明世故之气。

  

  后来马韩才知道,原来有的人天生就只会温柔善良,学不会颐指气使气焰嚣张,对陈佳怡而言,路上看见老人摔倒了是要扶的,朋友欠钱常年不还一定是有苦衷的,商场里导购员服务态度不好或许是遇到了烦心事,可以谅解,飞机上旅途劳顿,后排孩子哭闹不必苛责……马韩曾看过《暗恋桃花源》,剧中导演形容云之凡是一朵美丽的白色山茶花,那时候她对这个描述还没有特别的感觉,毕竟纵观二十多年的人生,她身边还没有哪个女性能被如此称赞,直到遇见陈佳怡,她生命中的白色山茶花终于有了唯一人选。

  

  不过这些都是很久以后的事,此时的马韩还对陈佳怡的不谙世事和过于轻信他人不以为然,认为她也许要吃点苦头才能学会提高警惕,但在阳台救下陈佳怡,看着女孩伏在她身上呜咽,冷硬如马韩也不自觉心软,可是像林志玲那样温声软语安慰人的技能早不知抛到那里去了,她只能用一种别扭的方式转移惊魂未定的女孩的注意力:“靠,我对你的A罩杯我实在是不感兴趣好吗?”陈佳怡一听果然涨红了脸,整理好衣服羞赧地起身,匆匆走进客厅。马韩暗自送了一口气,心中从状况突发开始就悬着的石头也终于落地了。

评论(11)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