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冷暖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

【马韩x陈佳怡】遇见你的时候所有星星都落到我头上

  陈佳怡明显对这些奢侈品店熟门熟路,店员分外热情,体贴地依照她平时的习惯送上了两杯咖啡。这家的风格与马韩格格不入,她便也没多少兴趣走动,陈佳怡去看新品,她则随手抽了本时尚杂志看,好在店员也不似一些专柜的店员,永不间断地给顾客建议,不给人留半分清净,没事的时候只一言不发地站着,等马韩偶尔有事询问才笑容可掬地问她需要什么帮助。老牌不愧是老牌,马韩感慨,服务态度周到得滴水不漏,不像她上次买衣服的某小众品牌,毫无理由的高贵冷艳,要求调个货店员恨不得脸垮到地上,像马韩欠了她百八十万似的,令人终生再也不想踏进他们家半步。

  

  门帘被拉开,陈佳怡走出试衣间,身上已换了一件黑色抹胸小礼服,凸显了雪白的肩膀和修长的双腿。一直陪着陈佳怡的店员连声说好看,她在镜子前来回走了两趟,含笑问马韩:“韩姐,你觉得怎么样?”大部分人穿衣服都是辜负了服装本来的颜值,而有那么一小撮人得天独厚,套个麻袋也能穿出走T台的效果,陈佳怡就属于后者。马韩冲她比了个“OK”的手势,陈佳怡立刻对店员欣然道:“帮我把这件包起来,谢谢。”

  

  马韩闲来无事,掏出手机查看,却发现母亲在WhatsApp上连发了七八条讯息给她,说是今天出去和朋友喝茶,有位阿姨说她亲戚家的小孩不错,不妨让他俩见个面。如果不是生理受限,马韩真想翻个连绵不绝的白眼,忍耐着敷衍“知道了,回去再说”,按下发送键,不快地将手机扔回包里。陈佳怡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她身边,拉拉她衣袖道:“韩姐,那有双长筒靴,我觉得挺适合你的,要不要去试穿一下?”马韩压根没有打算在这种档次的店买东西,下意识地拒绝,陈佳怡却不由分说地拉起她,语气里带些撒娇的意味:“试试,试试嘛。”马韩拗不过她,跟着来到鞋柜前。看到陈佳怡指的那双,单外形就是马韩心仪的款式,也不知是不是梁静茹给的勇气,她不自量力地看了眼价码,顿觉生无可恋。她摆摆手,低声道:“算了算了,我可买不起。”陈佳怡一愣,笑道:“谁要你买了?韩姐,你救过我两次,我都还没好好谢过你,今天要你陪我逛街,本来就是想趁机会送你些礼物。”

  

  马韩快速反应:“我是警察,救你是公事。”

  

  陈佳怡修眉微挑:“你现在是以警察的身份陪我逛街的吗?”

  

  马韩张口欲言,见陈佳怡蹲下,赶忙道:“我自己来!”

  

  马韩穿着试走了几步,把长靴脱下,陈佳怡好奇地问:“不合适吗?”马韩冷淡道:“不合适。”

  

  陈佳怡端详她脸色片刻,忽而一笑,招手让店员把商品包起来,马韩拉住她:“我不是说了不合适吗?”

  

  陈佳怡眨眨眼道:“我觉得这双靴子好看,就想摆在家里看看,马警官,这不违法吧?”

  

  “你……”马韩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松开手。

  

  陈佳怡付完账,店员客气地将两人送出店门,马韩拎着大袋小袋道:“我请你吃饭吧。”

  

  陈佳怡脸上立刻放光:“好呀好呀,韩姐第一次请我吃饭呢。去哪家?”

  

  马韩道:“离这不远,开车几分钟就到了。”

  

  两人步行至停车处,刚打开车门将购物袋放进去,忽而听见有女人厉声尖叫:“抢劫啊!”

  

  一名男子神色惊惶地飞快掠过,马韩反应迅速,立刻追了上去。

  

  陈佳怡大喊:“韩姐,小心啊!”

  

  对方虽然是男性,但体能毕竟无法和经过专业训练的警察相比,很快就被追上。马韩伸手擒住他左肩,男人正欲回身反击,右膝窝又被狠狠踢了一脚,当即跪下,刚伸出的右拳被身后的人顺势接住,绕过颈部摁在背后。男人疼得“嗷嗷”叫,直嚷:“放手!放手!”

  

  马韩冷哼:“当街抢劫,胆子挺大啊。”边说边套出手铐拷住男人双手。不少人方才看见马韩干脆利落地擒住小偷,心中暗暗惊叹她身手不凡,渐渐围拢来,对跪在地上的男人指指点点。马韩道:“大家不要围观了,小偷已经抓住了,失主在哪?”

  

  “在这在这!”一个丰腴的女人扒开人群,气喘吁吁道,“这家伙抢的我的手提包。”她捡起地上名贵的手提包,打开清点了两遍,又仔细检查了下外部有没有受损,幸好只是沾了些灰尘,并没有损伤的痕迹。失主对马韩千恩万谢,马韩道:“没事,我本来就是警察。”

  

  陈佳怡满脸崇拜地看着她:“韩姐,你真是太厉害了!”马韩一哂:“你也太容易崇拜人了。”

  

  等负责这片区域的巡警感到,移交了罪犯,两人才离开。

  

  马韩带陈佳怡去的是她常去的那家餐厅,推开门,顺嘴介绍了一句:“我和我上一任男友——虽然就约过两次会——就是在这分手的。”

  

  “……为什么?”

  

  马韩露出一个凝重的笑容:“因为我吃了烤脑花。”

  

  陈佳怡更莫名其妙了,直到落座还在追问事情的来龙去脉,马韩给她讲了一遍,她笑得前仰后合,笑声都卡在喉咙里出不来。

  

  马韩敲敲桌子,担忧地看着她:“诶诶,别笑岔气了。”

  

  陈佳怡勉强忍住笑,擦了擦眼角的泪,坐正道:“这是什么奇葩男。”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