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冷暖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

【瞳耀】综艺AU

  白羽瞳随口调笑:“好啊,我记仇了。”他走进院子,被一声“小白”引去了注意力。他在业内不算资历老的,但影响力大,会像招呼自家孩子一样叫他“小白”的就那么几位,转头一看,果然是熟人。除了拍戏,赵爵很少露面,一般要么在家休息,要么外出旅游,看到他出现在节目里,白羽瞳吃了一惊:“您也在呢。”赵爵旁边还蹲着一个穿着深蓝外套正在帮忙铺塑料布的人,听到他的声音回头一望,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看清那人,白羽瞳愣了愣,慵懒道:“都是老朋友啊。”他放下行李箱,帮忙把油菜搬到塑料布上,低声问展耀:“怎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

  

  展耀不以为然:“你也没告诉我啊。”他回国时候跟白羽瞳打了电话,但那时白羽瞳在澳大利亚参观画展,没能去接他,这还是展耀回国后两人第一次见面。

  

  白羽瞳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瘦了不少啊。”

  

  展耀无奈地笑了笑,美国虽然也有不少中餐馆,但是为了迎合当地居民的口味或多或少都经过改良,连一份普通的番茄炒蛋都比在国内的甜腻不少,他吃得不大习惯,还不如吃西餐。好不容易有幸碰到了一家中餐做得正宗的餐馆,本来他们家是不提供外卖的,但老板认识展昭,给他开了后门,单独提供外卖,那一段时间他吃得最好,可惜后来展耀搬到了另一座城市。有时候时间紧,他只能用微波炉热热速食了事,每当吃着淡而无味的土豆泥,他就格外想念白羽瞳做的菜。

  

  说来好笑,展耀刻骨铭心的不是母亲或者父亲的味道,反而是自己发小的味道。白羽瞳洁癖深重,上电影学院时嫌弃学校宿舍条件差,拉着展耀到外面租公寓住,除了午餐在学校食堂吃,早餐和晚餐都是白羽瞳亲自操刀,营养均衡,滋味丰富。白羽瞳知道展耀胃不怎么好,周末有时间经常煲汤给他喝,手艺比展耀家的保姆都要老道,朋友们有时还会到他们公寓蹭饭吃。

  

  白羽瞳低头笑道:“到这来吃点好的也好。”他拍了拍手,站起来指着油菜问四位主人:“这玩意怎么弄啊?”

  

  四位主人里只有洛天从小在农村长大,熟悉农活,搬来绑着皮鞭的竹杆,演示如何打下油菜籽。展耀也想帮忙,被白羽瞳拦住了:“您就别添乱了,小心打着自己。”

  

  展耀不服地瞪着他:“我有那么逊吗我?”

  

  白羽瞳掰着指头跟他数:“上学时候,切菜伤着手的是你吧?去别的学校迷路的是你吧?郊游的时候……”展耀无言以对,抬手道:“您做,您做,我不打扰了。”

  

  两人斗嘴时都忘了是在录节目,也没注意,这段对白被完整地记录下来,由此引发了观众们对于展耀生活自理能力究竟有多差和白羽瞳对展耀究竟有多了解的热烈讨论。

  

  大家都敬重赵爵是长辈,不让他干活,他便坐在茅亭下逗里斯本,展耀被白羽瞳打击过后,挨着他坐下。

  

  赵爵搔着大狗毛茸茸的颈脖笑道:“你和白羽瞳一块长大的,怎么他那么能干,你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

  

  展耀心想这个玄学问题我也琢磨了很久,但他不怀好意地看了赵爵一眼,狡黠笑道:“别说我,您……到现在做过一餐能吃的饭吗?”

  

  赵爵没料到这小娃娃还反唇相讥了,白了他一眼:“别跟我比,我十四岁的时候一个人去欧洲旅游,可没迷过路。”

  

  赵祯端着两杯热气腾腾的咖啡走过来,轻轻搁到桌上:“自己家磨的咖啡,挺香的。”

  

  那厢忙活的白羽瞳眼尖瞧到了,喊道:“诶,别给展耀喝咖啡,他胃不好。”白驰听了,忙说:“上次陈瑜带来的锡兰红茶还没拆封,我给你泡一杯。”说罢快步跑进屋里去泡茶。

  

  这几年在国外展耀没少熬夜,没了人提醒,精力不济时就靠咖啡提神,听了白羽瞳的话,想起以前住一块时,要是到了深夜还不能睡,白羽瞳都给他热牛奶或者可可,确实比咖啡要对胃健康许多。

  

  白驰之前本来要去买菜的,白羽瞳一来耽搁了这事,等把菜籽收拾完,白驰干脆叫上他和赵祯一块去:“耀哥要吃粉蒸鳝鱼。”白羽瞳挑眉看了展耀一眼,像是确认什么一样,而后笑着摇摇头:“就他嘴刁。”

  

  公孙哲边用咖啡边问:“白导也会做菜啊?”

  

  展耀捧着茶杯笑道:“他们白家个个厨艺高超,粉蒸鳝鱼就是他的拿手菜。”

  

  公孙哲显然很吃惊:“看不出来啊。”他的认知也是大多数人的认知,白羽瞳出身豪门,在公众眼里的形象属于高冷一类,这种男性大家普遍都觉得是十指不染阳春水那卦,没想到其实还挺接地气的。

  

  白羽瞳学会这道菜的经历也比较曲折。大三寒假,临近年关,白羽瞳和展耀所在的组还在拍摄寒假作业,展耀得了重感冒,白羽瞳熬了皮蛋瘦肉粥,他吃几口就吐了,白羽瞳没辙,问他想吃什么,展耀裹着棉被想了想,恹恹地说:“四而轩的粉蒸鳝鱼。”白羽瞳打了电话给餐馆,发现老板已经关店回家过年了,看着展耀苍白脸色,他又辗转要到厨师的电话,千里迢迢打电话问人家师傅粉蒸鳝鱼的做法。本来菜的烹饪方法是不外传的,但师傅听了白羽瞳的解释,还以为病倒了的是他对象,被深深感动了,隔着电话线指导他做了一道蒸粉蒸鳝鱼。菜比餐馆做的还是差点火候,但意思到了,一天多没进食的展耀就着吃了一大碗饭,随后睡了一觉,第二天便好了大半。

  

  他在美国进修的时候也想吃这道菜,可是没有师傅会做,分外想念,白驰问他要点什么菜,他脱口就点了这道。

评论(4)

热度(148)

  1. 寒梦尘星辰冷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