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冷暖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

【瞳耀】综艺AU

  白羽瞳排队付账的空档往自动门外瞟了一眼,展耀双手揣在兜里,静默地盯着树杈看。

  

  他付完账,立刻拆了一片口香糖放嘴里,感受它在嘴里软化,发酵,张嘴会有一股凉气灌入喉咙,他焦躁的心绪也在片刻之间渐渐平和了。他走到展耀面前,沉默了一会后开口:“什么时候决定的?”

  

  展耀收敛凝在树杈上的目光,又望向地面:“一个多月前。”

  

  白羽瞳吸了下鼻子:“我是第几个知道的?”

  

  展耀没答话,白羽瞳了然,喉咙里弹出一声干笑,冲他扬了扬下巴:“瞒得辛苦啊?你是怕我一哭二闹三上吊,抱着你大腿死活不让你走是吗?”

  

  展耀被他嫌弃的神情逗笑了,顿了顿道:“我是不想你不开心。”

  

  白羽瞳低头踢着脚边的小石子,闷闷道:“知道我不开心你还是那样决定了,早说晚说有什么区别吗?”他的表情像是费尽心思藏了半天,却发现一块玩捉迷藏的小伙伴都回家吃饭,唯独忘了他的小孩。

  

  展耀比他高那么一点点,仗着这可以忽略不计的优势揉了揉他柔软漆黑的头发:“别这样——你知道我为什么打算出国一段时间吗?”

  

  白羽瞳抬头蹙眉看他:“不会真的是因为媒体老传言咱俩是一对,你要躲到国外避嫌吧?”

  

  展耀用肩膀顶了他一下:“我有那么无聊吗?”他的嗓音陡然低下去,“我是觉得……你太依赖我了。”白羽瞳条件反射般要反驳,可是对上展耀的眼神,话却说不出口。

  

  不管是欣赏白羽瞳的人还是批评他的人,都不可否认他一直是新一代导演里受关注最多的一位。大四那年,他拍摄了毕业作品《性别》,展耀担当主角,饰演一位有性别认同障碍的大学生,那部作品经过层层选拔被送去参加国际大赛,白羽瞳凭借它获得了人生中第一份重要奖项,由此在电影界崭露头角。不像很多初出茅庐的新人导演需要到处拉投资,白羽瞳自己家就很有钱,他可以想拍什么就拍什么,即使亏本了也不用担心如何向投资方交代。以自己兴趣为出发点拍电影的结果就是白羽瞳的作品都比较小众,外界评论也严重两极分化,死忠粉们觉得他是天才的叙事者,光影的圣徒,抨击者们觉得他故弄玄虚,只不过是小圈子自以为是的狂欢,永远不可能获得主流的认可。

  

  白羽瞳默不作声地拍了一部公路片,投资不算特别大,依旧保留了很强的个人色彩,但相比以往作品那种爆棚的展现才华,克制了许多。电影上映前没有大张旗鼓的宣传,上映三天后口碑出奇的好,票房开始一路逆袭,轻松打破了国内首周票房记录,实现了口碑票房双丰收。白羽瞳用实力向质疑他的人证明,他可以走很多条路,只是看他到底想不想走。

  

  展耀和他从小一块长大,幼儿园、小学、中学一直同班,上的大学也是同一所,只不过一个是表演系,一个是导演系,展耀可以毫不犹豫地说自己是除了白羽瞳的父母和姐姐外最了解他的人。他绝对信任白羽瞳的才华,因为太熟悉,他也很清醒地可以看到白羽瞳孤傲的性格造成的一些问题。白羽瞳的思维模式相当跳跃,不是很有悟性的演员很难跟上他,他又没有那个耐性从头一点点地教导,最后的局面就是演员难以领会他的指示,他也不满意演员的表现。每当这个时候,白羽瞳就找展耀,在他心里,展耀无所不能,能满足他各种苛刻的要求。从大学时候就是这样,他永远和展耀搭档。展耀后来反省,自己也确实是太惯着他了,一收到他的要求,就推掉一切工作去拍他的电影。以他俩的默契和水平,电影是拍得很好,但拍完后展耀总找机会劝白羽瞳,对演员多点耐心,让对方充分理解你的指示等等,白羽瞳总不当回事,那你怎么都明白?展耀一拍他大腿,废话,我从小跟你穿一条开裆裤长大的,你一个眼神代表我需要再移几米我都清楚,其他演员又没这种基础。白羽瞳觉得这不是问题,不是有你吗?展耀被他一句话噎住,心想,万一我以后不拍戏了,你白大导演是也打算退隐江湖吗?他痛定思痛,觉得只有釜底抽薪才能强迫白羽瞳正视这个问题。

  

  展耀掰着指头数:“你从毕业到现在,不算《性别》,拍了七部电影,四部我是主角,还有两部也是主要角色,”他拍了拍白羽瞳的背,“你也得学着和其他演员磨合啊。”

  

  白羽瞳努着嘴不说话,终于无可奈何地问:“什么时候走啊?”

  

  展耀眯了眯眼:“下周一。”

  

  白羽瞳点点头:“成,周末我到你家帮忙收拾东西,到时候送你。”

  

  因为是私人行程,送展耀到机场的只有白羽瞳,保险起见两人都全副武装,就算是两人家长了来了也不一定能认出是自家儿子。

  

  离检票还有一段时间,白羽瞳陪展耀在大厅作者,展耀发现经过了几天的消化,白羽瞳还是和平时有点不大一样,其实不止是他,展耀自己心里也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惶惑,他回顾自己和白羽瞳这二十多年,发现他俩还是头一次会分开这么久,之前谈到这个事还没什么感觉,眼下离别在即,才真正感受到是什么滋味。

  

  听到广播里传来要乘客们到检票口排队的消息,展耀起身拿行李,白羽瞳淡淡道:“上了飞机跟我发个消息。”展耀点点头,玩笑似的捏了捏他的耳垂:“走了。”

  

  展耀检完票发现白羽瞳还安静地坐在那里,也不知道等飞机起飞后他还坐了多久才离开。

评论(7)

热度(94)

  1. 寒梦尘星辰冷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