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冷暖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

有发小是种什么样的体验(白羽瞳性转)

283个答案

按投票顺序排列

匿名用户

  不请自来,匿名是因为职业比较特殊,不便暴露太多个人信息,见谅。

  

  本人男,发小女,两人同岁,现在同一单位任职,她是我顶头上司。我们两家是世交,父母辈关系很铁,母亲待产是都是同一个产房,她不幸比我晚出生一个小时,自会喊人起,在尊老爱幼的氛围下叫了我八年“哥哥”,后来再也没喊过。我衷心地怀念那时候天真浪漫毫无心眼的发小,虽然此事被她视为一生的耻辱。

  

  打幼儿园起,我俩就很有竞争意识,吃饭抢对方的菜,睡觉抢对方的枕头,发展到后来,考试抢第一名,跳级比谁更快,我拿全优奖学金,她就拿散打冠军(我绝对不是来秀的),一直斗到我们俩一个出国,一个参军,这段不见硝烟的战争才暂且告一段落,然而没想到兜了一圈我们俩又到同一个单位任职,还在同一个小组,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被我妈戏称为不是冤家不聚头。

  

  不过争归争,我俩的感情还是不容置疑的。我体质一向比较弱,初中时候身高一米七,才七十多斤,可能胜在头脑比较灵光,加上长得还行,很多女同学对我比较有好感,有不少校外的男生找我麻烦,都是我发小帮我出头。不是我吹,我发小是真的很能打,她从小在少年宫学习剑术和散打,身手非凡,来一个揍一个,来两个揍一双,令方圆十里的不良少年都闻风丧胆。不过这世上总有不信邪的人,有一次我们俩骑自行车回家,半路被人拦截了,对面浩浩荡荡十多个人,手里都拿着家伙,为首的杀马特冲着我问:“听说你很能打?”我估摸着他是搞错我发小的性别了,因为初中女生那么能打在不认识的人眼里挺难以置信的。我发小当时就一摘帽子,冷冷地说:“是啊,你们禁不禁打?”哇,真的,我发小当时帅得不行,简直是英姿勃发,行走的荷尔蒙,像是武侠小说里身怀绝世武功的主角,气势惊人。当然,那群不良少年最后被我发小揍得哭爹喊娘,屁滚尿流。我发小一战成名,搞笑的是当时被她揍得乌眉皂眼的一伙人回去跟别人提起她,形容都是“火燎的金刚,烟熏的太岁”,于是再也没有人敢来惹我和她了,我们初中剩下的时光都过得很平稳。后来初中同学聚会,同学们提起我发小第一印象还是“特能打”。

  

  你们不要以为只要有个发小就是青梅竹马,从小情意绵绵长大后喜结良缘,这么想本质就和宅男看了《缘之空》后天天幻想有个貌美如花的妹妹能和自己搞骨科一样。实际上,青梅竹马能不能发展出爱情也是分情况的。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过韦斯特马克效应?无血缘关系者由于生活在一起或可能不会成年后产生性吸引,出生后六年的成长环境是一个关键时间点,期间生活在一起二者性吸引几率会大大降低。这么说吧,就算我全裸出现在我发小面前,她除了怀疑我疯了之外不会再有任何其他想法。

  

  我和我发小真的都不丑,我已经蝉联我们单位五年的局草了,呃,我们单位不评局花。为啥?你多读几遍试试……如果满分是十分的话,我给我发小的颜值打十二分,她是真的漂亮,身高在女生中算很可观的,如果她穿高跟鞋跟我一块出门办公我亚历山大,幸好她几乎没穿过高跟鞋。美中不足的大概只有表情太凌厉了,她脸上通常面无表情,面对特定对象是冷笑,对我嘛……哈哈,嫌弃居多吧。其实仰慕我发小的人女性比男性更多,气质问题导致的,她往那一站,甭管男女气势都矮了一截,对女性也很有吸引力。性向问题对她无所谓,我们在HK,这方面还比较开放,而且父母辈的都挺开明的,这方面没有强制要求。

  

  临时有点事,我回来再继续写。

  答主回来了。

  

  既然是夸发小,不得不提她惊艳的厨艺。本来说按她家的条件而言,她四肢不勤五谷不分才比较常见,但与她优越的家世和高冷外表成鲜明对比的是连对饮食十分挑剔的局长都大为赞赏的厨艺。有一段时间为了互相照应,局长安排我俩同居,说来惭愧,我虽然留过洋,却是进厨房能炸锅的类型,和发小完全不能比,于是伙食问题便落到了她头上,一日三餐她都给变着花样做,那段时间我长胖了四五斤,后来她要走我都舍不得。

  

  毛病嘛,当然也有,严格来说也算不上什么毛病,算是心理结症。我是专攻心理学的,自认为资历很深,口碑也不错,但是面对她老人家生活上的洁癖也只有束手无策的份——实在是太变态了。就我俩同居的那段时间,每天下班,不管多晚多累——除非一晚上都不回去——她都要雷打不动地拖三遍地,那拖得叫一个细致认真。如果你们觉得这还好的话,我给你们讲个事例,你们好好领略一下她的丧心病狂。

  

  大学时候有一次我俩外出实习,很晚才回校,路上我俩才想起来那天是我生日,她打算请我吃饭,地点随我定,我当时也是懒得再走了,就指定了路边的烧烤摊。她从来不吃路边摊,但是我也想找机会能减轻一下她洁癖的程度,就坚持在那家吃,她只好同意了。我先坐下,她盯着塑料凳看了半天,接连抽了七八张纸擦凳子表面,老板娘就站在我们隔壁桌,看她这么抽纸眼睛都快喷火了。后来有个姑娘跟我们倒酒,发小问:“你能不能帮我把这杯子用热水冲二十遍?”后来我拎着她换了地方吃饭。

  

  还有一件事,更是令人发指。她有一天上班的时候跟我们抱怨家里居然出现了蟑螂,这事可能在一般人眼中微不足道,但搁我发小身上简直是晴天霹雳,其严重程度不亚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愣是愁得她一宿没睡着,决意要换地板。我苦口婆心地劝了她俩小时,好不容易把人稳住了,没想到回去以后,凌晨三点,她给我打电话说:“道理我都懂,可是我还是想换地板怎么办?”我当时连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我也不知道她的洁癖是怎么形成的,小时候又不是没在地上滚过闹过,大概是初中初显端倪,她父母也没在意,毕竟女孩儿爱干净是好事,没想到长大后发展到这种程度。

  

  不过说来奇妙的是,她在生活上很洁癖,但是工作中要是有什么脏活累活她从来不介意,在下水道里沾了一身脏水也好好,要是搁非工作时间里,我怀疑她会打算去医院换一层皮。

  

  发小是个很优秀的人,大学以第一的成绩毕业,直接进了我们单位,最开始不少人私下传言她是靠关系才进我们单位的,但是很快被打脸。女性在职场上总是或多或少的受到歧视,即使是HK也不能免俗,尤其是我们这个行业,还是男性居多,发小的升迁或多或少受到了性别的影响,和她同期入职,绩效还不如她的一些男性都升得比她个高了。幸好我们局长是个很公正的人,也很喜欢我发小,一直在为她创造机会。

  

  有个发小在相亲时很有利,我就曾经在发小被逼着去相亲的时候冒充过前男友,救她于危难之中——虽然后来被双方父母连着训了一通。

  

  总的来说有个发小的体验就是觉得自己很幸运,像多了位手足一样。

12K赞同 · 2K评论 · 1天前

精选评论

匿名用户

你还看过《缘之空》啊?

2K赞同

匿名用户(答主)>匿名用户

……这是重点吗?

End

另一位匿名用户是小白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