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冷暖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

【瞳耀】综艺AU

  主人们热情好客,无论是自己用的还是给嘉宾准备的都是海碗,生怕招待不周把客人们饿着了。展耀才吃了一半,瞥见白羽瞳的碗已经快见底了,他知道白羽瞳忙碌了一上午,大概饿坏了,轻轻推他:“我吃不下这么多,你还要不要?”

  

  白羽瞳知道展耀的食量比男性平均水平要低些,便道:“那你赶一些给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展耀永远是安安静静地在位置上看书,体力消耗小,午饭也吃得不多,剩下的就倒给整天上蹿下跳,没有一刻闲下来的白羽瞳。白羽瞳的洁癖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唯独对展耀失灵,展耀把碗里的饭倒给他,他也不怎么在乎,扒拉着吃完了。

  

  展耀挑了碗里大概三分之一的面给白羽瞳,白羽瞳又夹了一些菜,混在一起吃了。

  

  等大家都吃完饭,碗盘撤下,白驰又端上几盘洗净的水果,赵爵感慨道:“我这哪是来录节目,这是来享清福吧。”他年纪毕竟大了,午后必须睡会才能保持下午的清醒,又坐了会,便去屋里小憩。白羽瞳按捺多时,赶紧去冲了个澡,出来后问:“这附近的湖可以钓鱼吗?”

  

  白驰忙点头:“可以啊,还有大叔专门撑船,可以带人到湖中央。哥,你打算去钓鱼?”

  

  白羽瞳笑了笑:“钓到大鱼晚上正好可以加餐啊。”他用手肘碰了碰展耀:“你去不去?”

  

  展耀吐出葡萄籽,点头道:“好啊,我跟你一起去。”

  

  他们俩以为渔具需要去租或者去借,待看到白驰赵祯把工具都拿过才知道节目组实在考虑周到。白驰不好意思地解释:“我们刚来的时候去钓过一次,可惜运气不好,一条也没钓到。”

  

  洛天送两人去湖边,快到饭店才将他们接回蘑菇屋,大伙都跑来院子里围观战果。赵爵也喜欢钓鱼,埋怨他们趁自己睡午觉的时候去,不带上他,既而审视着桶中肥美的大鱼道:“硕果累累啊,哪些是你钓的?”

  

  展耀听他问,指了指,赵爵指着那条最大的问:“这条?”

  

  “不是,它旁边的。”

  

  白羽瞳看他那么认真的指,撇过头忍笑。

  

  赵爵皱眉:“旁边的……”他仔细瞧了瞧,才发现那条鱼旁边还有一条几寸长的鱼,因为实在是太小了,刚才根本就没发现。赵爵绝倒,把鱼捞出来评头论足:“这鱼贵在小巧。”大伙齐笑,展耀负隅顽抗:“它再小也是条货真价实的鱼。”

  

  洛天活络气氛:“浓缩是精华嘛。”

  

  白家哥俩把鱼分别煮汤、红烧、清蒸,活脱脱一席全鱼宴。赵爵盛汤时捞到那条小鱼,郑重地放到展耀碗里:“来,品尝一下自己的劳动果实。”展耀也不怵,几口就给吮干净了,十分抬自己的桩,伸出大拇指道:“鲜!”

  

  晚上展耀和白羽瞳一个客房,展耀后洗的澡,进房后发现白羽瞳正坐在桌前画画。白羽瞳的速写本基本不离身,什么时候兴致来了或者灵感来了就画几笔。今天画的是蘑菇屋,他功底深厚,寥寥几笔就勾勒出泥檐瓦舍,人物也是写意,但一眼就能辨认出身份举止。

  

  FD来敲门,询问现在能不能进屋拍摄,两人同意了,白羽瞳今天心情不错,难得好说话,允许节目组展露一部分他速写本上不涉及电影的画。他画得内容很杂,人物风景动物都有,包括一些零星的梦境和幻想,个人色彩十分浓重。他拍科幻片《零号》时甚至一些概念设计都是亲自画的,在网上曝光后不少人跪服,强烈要求他出画集。

  

  等工作人员都告辞了,白羽瞳收拾好东西躺到床上,展耀也慢慢吞地爬上床。两张床并在一块,他俩基本上是肩并肩躺着。

  

  不知静默地躺了多久,展耀隐隐有了睡意,白羽瞳却在黑暗里突然开口:“其实你刚走的时候,我还是有点怨你。”

  

  展耀意识混沌,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迷迷糊糊地问:“你说什么?”

  

  白羽瞳听他舌头直弹,便道:“没什么,睡吧。”

  

  “……不是,你等会。”展耀强打精神,翻身对着他——白大导演自我剖析难得,展耀不想错过,“你接着说,怨我,然后呢?”

  

  白羽瞳停了一会才说:“后来我想了很久,觉得你说得挺对。”展耀出国后曾有记者问他他俩是不是拆伙了,搁以前白羽瞳估计直截了当地说下个问题,但那次他沉吟了一下,很坦诚地回答了,导演和演员不是歌唱组合,必须在一块——组合拆了的也不少,合作次数多有默契是好事,但也有弊端,无论是导演还是演员都需要挖掘自己的各种可能,这也是对自己职业生涯的负责,太过熟悉了反而容易被蒙蔽双眼,也许各自成长过后再一起合作会碰撞出不一样的火花。

  

  展耀想起那次采访,完全清醒了,笑问:“你知道我看那采访的时候什么感受吗?”

  

  白羽瞳没吱声,展耀拍着他手背说:“吾家有儿初长成。”

  

  白羽瞳翻了个白眼,背过身去,展耀赶紧把他扳过来:“诶诶,别这样,接着说。”

  

  白羽瞳闹不过他,静了半晌后道:“但是也真的挺难的。”他学着如何跟不熟悉的演员一点点沟通,告诉他们自己希望他们能展现出什么样的效果,这个过程中他无比烦躁,成千上百次地想打电话让展耀赶紧滚回来帮他,但他还是忍住了。这个历程很艰辛,但他还是做到了。所有的事都像一把把刀,剜去那些陈旧的部分,把他变成一个更好的导演。他波澜不惊地叙述着这些,不在他视线中的展耀一直用温情脉脉的目光凝视他。

  

  白羽瞳讲着讲着声音低下去,只有绵长的呼吸声。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四位主人送三位嘉宾离开,顺便帮忙提行李,到了节目组停车的位置才回去。

  

  路上赵爵问白羽瞳:“白导,最近有没有新的计划?”

  

  “怎么,”白羽瞳调侃,“赵老师想拍我的戏?”

  

  赵爵笑道:“谁不想在您白大导演戏里露个脸?”

  

  白羽瞳捂着脸,摆摆手道:“您别折煞我了。”

  

  赵爵也不开他玩笑了:“下一部戏还打算请展耀?”

  

  白羽瞳和展耀对视一眼:“再说吧。”

  

  回去三天后,展耀收到了白羽瞳的消息:新电影,有个配角,能不能演?

  

  展耀笑了笑,回复了几个字:给我留着。


End


评论(4)

热度(102)

  1. 寒梦尘星辰冷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