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冷暖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

【瞳耀】狐女怨(古代AU)

  白羽瞳和展耀下山时正值初秋,天高气爽,干燥洁净,是出行的好时候。

  

  赵爵坐在每日讲课的草席上,神色黯淡,双眸无神,连平日最喜欢的兔肉干也只是叼在嘴里慢慢咀嚼。展耀以为师父不舍自己和白羽瞳下山回家,跪坐到赵爵跟前劝慰道:“师父不必忧愁,我们此番离去,必不敢忘师父教导之恩……”却听白羽皮笑肉不笑道:“你当他舍不得咱俩呢,他是牙疼又犯了。”说着三步并作两步跨过来,嫌弃道:“张嘴。”白羽瞳略略一瞧,方子脱口而出:“防风、荆芥、粉丹皮、石膏、生地、甘草各一钱二、青皮七分、牛蒡子七分、水煎服。”又苦口婆心地劝:“您一大把年纪了,少吃点糖成吗?每天睡前用我给您磨的药粉漱漱口。”转身见展耀一脸无语,用手背拍了拍他胸膛:“就你多愁善感,咱俩在他心里未必及得上那兔肉干。”

  

  赵爵见两人不打算再搭理自己,轻咳了两声,正襟危坐道:“过来,为师有几句话要吩咐。”两人自顾自地检查行李,完全无视他,赵爵急了,用拂尘柄敲了敲小桌:“我真的有话说。”他难得严肃,展耀和白羽瞳也不再气他,并排在他面前坐好。

  

  “老夫毕生所学都已倾囊相授,但日后能达到什么地步,全凭个人造化,回家后勤加练习,切莫心生懈怠。”他盯着白羽瞳,肃然道,“云中刀乃绝世神兵,清蔚超拔之刀,可斩奸贼佞恶、邪魔妖孽,不可伤君子节士,你性子刚烈难驯,下山后切不可恃强斗狠,一般人挨不了你几招的,出了人命你老子是做官的也说不过去。”他又转头看展耀,语气和蔼慈爱,“你呢,遇上事就赶紧跑,那三脚猫功夫逮兔子还够用,给别人看去是砸我招牌——嗯,我看你潜行术练得纯熟,不要松懈了。”

  

  展耀见白羽瞳别过头去,心知是在忍笑,却也无可奈何。

  

  赵爵继续道:“那出入阴阳之术你二人虽然练得熟,一定要少用。”

  

  白羽瞳不解道:“为何?”

  

  赵爵又送了一根兔肉干入口,不紧不慢道:“一来阴间阴气怨气重,沾染多了有损功体;二来人间地府各有秩序,肆意穿行难免惹出麻烦——那地府我去过,跟人间比差远了,没什么好参观的,听为师的话,没什么大事别去。”两人应是,赵爵欣慰地点点头:“这最后一件事,便是你们下山后就不要来找我了,找也找不到的。”

  

  展耀一惊,忙问:“师父要去哪里?”

  

  赵爵淡淡道;“从哪里来就往哪里去。”

  

  展耀蹙眉道:“那……那我们师徒再也无相见之时了吗?”

  

  “将来有机会,我会去看你们的。”见展耀眉眼间还有感伤之意,赵爵轻轻拍他肩膀,“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我们师徒一场,便不知是多少世修来的缘分,足矣、足矣。好了,我要交代的都说完了,你们去吧。”拂尘一挥,背过身去。

  

  展耀与白羽瞳对视一眼,两人恭恭敬敬地给师父磕了三个头:“徒弟告辞,师父保重。”

  

  两人背起行李,出门而去。

  

  赵爵耳力超绝,听着两人脚步声渐渐远去,但又折返回来,懒洋洋地问:“还有什么事啊?”却听白羽瞳叮嘱道:“师父,后院的柿饼还没腌好,您别急着掀盖,等十二月份再吃。”赵爵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等脚步声再度远去,他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他自诩方外之人,不为凡尘俗事烦恼,如今却忽然觉得凄凉萧瑟。

  

  展耀与白羽瞳两人牵着马下山,本来清新的山中却突然涌起白雾,浓如牛乳,两人近在咫尺,都无法看清对方轮廓。这阵浓雾来得快去得也快,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便褪得干干净净。两人都觉蹊跷,茫然四顾,惊讶地发现原来苍苍翠竹掩映下的简朴道观不知何时消失了。


ps 云中刀是耳雅《龙图案卷》里白玉堂的佩刀,我就沿用了

评论(2)

热度(31)